巴黎圣母院与格伦费尔两场大火能如何照亮我们
分类:旅游景点

当地时间15日,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,一场大火无情将这个世界级的建筑损毁,朋友圈和新闻各种的刷屏,不太敢说,但是我其实觉得它离我们的生活有点远,不明白怎么突然就那么多人悲痛欲绝。虚心求问,巴黎圣母院为何如此的出名呢,是因为它的建筑还是历史,或者你知道关于它的哪些故事,都可以来说说。谢谢!

图片 1

原标题:人口生育率下降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法国惨状给我们足够教训

国之将亡,,必有乱象; 法国是移民国家,大家也知道,可是那些移民很大部分都是难民,无论素质还是教养肯定都比不上原住民。所以,欧洲的那一次次的动乱,基本上都是因此而起的,包括现在的巴黎,治安问题都一直广受诟病。 其实这些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里面暴露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无论是国家还是民族,最根本的还是人,如果一直属于衰退期,不能保证持续的人口,那这个国家和民族很难立足于世。 移民进来的人,只是觉得这个国家富有,他们对于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感,相对于原住民来说可以忽略不计。一个国家的凝聚力从哪来?一是历史文化,而是血脉相承。很显然,那些移民很难具备这两点,他们又怎么会发自内心的爱这个国家,与其国民携手共建所在国家?这种问题持续时间一长,其实法国相当于被潜移默化的灭国了,为什么呢?原住民因为一直以来生活还算优越,大家都不想生,国家没办法,只能通过提升福利刺激生育。但那些精英人群看不上这些福利,还是不想生,反而是一群懒汉看得上,生孩子来获取福利。精英人群生育率低,懒汉生育率高,这是一种可怕的逆淘汰现象(国家还支持!!!还花钱!花大钱!!)。这就造成法国,整个国家各个层面的衰弱,司法问题频出之外,国家人种基因在退化。回到这帖子的问题上来巴黎圣母院失火,很多现场照片看下来,就一辆消防车在。什么样的社会秩序能运转成这么低下?巴黎圣母院这种地球级的文物失火,就是乱象的最好体现。

火灾后的巴黎圣母院 IC Photo 图

对于今天人口生育下降,是世界上很多国家难题,例如一些欧洲发达国家人口长期处于低生育状态,导致社会净增人口减少,也因此导致后续劳动力跟不上,不得不引进外籍移民以及接受中东难民来补充。

第一时间从BBC上看到巴黎圣母院失火的消息,我愣了一会儿,忍不住一声叹息。想必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圣母院尖塔在大火中倒塌的那一刻,亦引发了现场祈祷人群的一片叹息、惊叫和哭泣声。

图片 2

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在人眼前。巴黎圣母院位于巴黎市中心的西堤岛上,塞纳河分流而过,由于享尽地利之便,游人经年川流不息。我去过巴黎圣母院五次,每次都能感受到圣母院不同的美。

结果可想而知,外来移民不愿意融入欧洲社会,信奉极端宗教,素质低、生育率极强,欧洲发达国家福利社会给这些移民创造更好的生育养料,不干活也能生活的很好,那就大量生孩子,反正有人养着。而欧洲本地人不愿意生,最终导致人口结构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本地人将慢慢处于人口劣势。

从旅游价值看,圣母院在巴黎老城区中众多明星景点中算得上“最亮的星”,每年吸引了1200万人参观,相当于伦敦塔、威斯敏斯特大教堂、圣保罗大教堂三大景点每年参观人数的总和。从建筑美学看,圣母院最早采用飞扶壁,开启了哥特式建筑的典范,是和兰斯大教堂并列的教科书级作品。从文学影响看,雨果的《巴黎圣母院》无人不晓,也是我个人了解巴黎的启蒙读物。从宗教功能看,法国是天主教国家,尽管现在的法国在欧洲国家中信教人数是最少的,无神论者越来越多。这并不妨碍圣母院成为天主教重要座堂之一。

因为这些移民不愿意融入当地社会,文化隔绝和冲突导致社会越来越处于割裂的状态,最终导致一轮又有一轮的冲突,近些年,也看到了,欧洲天天爆发的暴力案件都和这些外来移民不无关系。最严重就事法国,据说法国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是外来移民——黑人和穆斯林人口,从今年7月份结束的世界杯也可以看出,世界杯冠军法国队里黑人球员已经超过了一半以上,简直可以称之为“高卢乌鸡队”,明显能够看出法国人的人口结构变化。

圣母院之于法国,不仅是“美好”,不仅是“神圣”,不仅是一座教堂、一个景点、一部小说,而是法兰西文明的符号、是法国人关于历史的共同记忆。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火灾后说,巴黎圣母院“是法国的历史、法国的文学、想象力的生命之源,是法国人度过所有重大时刻的地方,是经历疾病、经历战争、经历解放的地方”。

图片 3

“整旧如旧”不敌对历史真实性的执着

虽然法国国歌中有一句“让不纯洁的血液团结起来”,但这些“不纯洁的血液”多了最终会毁了法国,法国最终会被自己肆意引进难以融合的移民付出惨重的代价,让拿破仑知道后世有如此不肖子孙,气的都能起的从棺材里爬出来。历史反复证明“外来民族不会由于本地人的善意而感恩,大多数都是趁人之危,坐地而起”。我国历史上的“五胡乱华”和美洲印第安人拯救的“五月花号”来自于欧洲大陆的清教徒都是如此。无论是哪个国家都要警惕这一点,最后在不知不觉中亡了国,那就一切都晚了。

圣母院大火对历史的破坏,刺痛了法国人的心。当地一位老人含着眼泪对BBC记者说,“800多年的历史了,法国大革命没有毁掉它,纳粹德国没有破坏它,如今它却被一场愚蠢的大火给糟蹋了”。一位专栏作家写道,“这些年巴黎并不太平,恐怖袭击频发,治安每况愈下。但一看到圣母院,这个为拿破仑加冕、为圣女贞德平反的地方,我就觉得踏实,历史在这里延续,巴黎历经磨难,依然屹立不倒”。如今,这根维系法兰西历史传承的重要绳索突然就“断”了,至少是“残”了。

对于我们国家目前已经有低生育率的苗头,这是一个很不好苗头,甚至说很危险的信号,应该敲起警钟了。从我国历史上人口结构来看,历来人口在世界上占比都很高,但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呈下降趋势。1840年,世界人口12亿人,我国人口4亿人,占全世界人口三分之一,1940年,世界人口20亿,5亿人,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。今天世界总人口75亿,我国人口近14亿人,已经不足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了,已经处于很危险的警戒线了。

尽管马克龙总统已表态将重建圣母院,一些著名企业也表示将为重建捐助巨资,不少法国人心情依然沉重。“1160年建的屋顶,1220年建的横梁,这些都已化为灰烬,这些历史的真实是没法重建的”。也许以现代技术重建可以做到“整旧如旧”,不过,“形”虽在,“神”已逝。

图片 4

我了解欧洲人对于历史遗产情有独钟,在保护“真实文物”上苛刻得“不近情理”。在寸土寸金的伦敦金融城,只要发现古罗马遗迹,无论花多少钱,都得严加保护;盖新楼时发现一口老井,也得专门修建陈列室方便参观;历史名人小住过几天的公寓楼,也得挂个蓝牌牌供人观瞻。在英国一家智库工作的西蒙认为,“我们对历史心存敬畏。因为未来走向取决于对历史的态度,对记载历史的文物加倍呵护,唯如此才有可能推动文明不断进步”。

当然人口比例下降是一些政策原因,但“人多力量大”不是一句空话,我们如果想要保持现有的繁荣必须有固定增量的人口。有人说,中国人口太多了,五六亿人口正好,对此我想用脏话来形容这些人的想法,五六亿人口不足以支撑中国如今的工业体系,更不会让中国变富裕,想着五六亿人口就可以分享13亿人口创造的财富,真是痴心妄想,不动脑子。

看重文物真实性的背后折射一个民族对历史真实性的求索。只有尊重历史,才能反思历史。

还有人说,生那么多干啥,越生越穷,越穷越生,生出来也是素质低,受罪。对此“大正”嗤之以鼻,你怎么知道“越生越穷”?素质不是后天学习了而来?素来不信命的国人什么时候真信了“寒门难出贵子”鬼话,这是社会精英的谎言,想要达到阶层固化阴谋,你要信了一辈子都无法出头,宿命论天然会扼杀自己的创造力和积极性,不要信命,人定胜天。

伦敦大火后,并行不悖的保守传统与开放包容

历史证明但凡富有、有传承的家族都是多子多孙,一个家族衰落的标志就是生不出小孩。据说中国很有经济地位的潮汕商帮,哪个不是家族多子多孙,在政策来临,宁愿罚钱都要留下更多的后代,这些人里出来出类拔萃的代表,如香港首富李嘉诚、腾讯老板马化腾、宝能集团老板姚振华等。

伦敦2017年6月也发生过一场大火。位于肯辛顿区的格伦费尔大楼失火,火势在午夜越来越大,最终酿成英国二战后最严重的火灾,72人丧生,上百户家庭无家可归。

图片 5

肯辛顿区是伦敦著名的富人区,众多富豪和明星安家于此。英国为了避免出现贫民窟,在城市规划上要求房地产开发商必须兼顾“福利房”。格伦费尔大楼就是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“福利房”,居住其中的以穆斯林移民居多。

一个家族的兴旺标志是多子多孙,大到一个国家的兴旺更是要拥有更多人口的主体民族进行传承,主体民族人口的增多才是抵抗一切外来文明文化最后一道防火墙,我们不能落后。为什么“大正”赞同我们国家主体民族一定要多生?

我曾去过格伦费尔大楼现场,平心而论,大楼外部环境还是很不错的,楼下有大面积绿地,附近有大型超市和运动中心,步行不到十分钟便可到达欧洲最大的购物中心。但据媒体报道,格伦费尔大楼外墙面使用了易燃材料,内部没有安装自动灭火喷洒系统,楼道内垃圾成堆,这些都是大火中的“致命”因素。

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因为今天的世界早已经解决饿问题,大规模的饥荒再次出现的机率很小,既然有条件,而且我们也需要更多的中华文明传承人,为什么不多增加一点人口呢?

火灾之后,伦敦民众爆发了多起抗议游行,指责政府“预防不力,救援失当”,忽视了移民的权利,缺乏对穷人的保护。英国民众还发起了“绿色格伦费尔”倡议活动。每个月都有人自发组织静默游行,他们呼吁更多关注弱势群体的“社会良心”。我在格伦费尔大楼现场也看到,地面摆满鲜花、玩具和卡片,纪念墙上写满留言,大楼顶部也装饰着绿色心形图案。

从世界整体人口整体人口形势来看,世界人口呈下降趋势,但非洲人和穆斯林人口还在快速增加,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要赶紧加入这个赛道上,不能落后,惨痛历史教训告诉我们,我们不能落后,把主体民族填满每一个角落,让中华文明立足世界,就看我们能增加多少后代子孙,把文明防火墙守住了,法国的惨状警醒着每一个人。

英国民众在反省自身政策的同时,对移民的态度也有所改观。不少人主张对火灾幸存者中的非法移民进行赦免,提高对移民的福利待遇。据牛津大学的一项移民报告称,英国民众在对待外来移民上变得更加开放包宽,认为“移民是英国社会最严重问题”的人数有所下降,主张接纳更多移民的人数有所上升。

图片 6

这也反映出英国文化的一个特点,就是保守传统与开放包容并行不悖。在坚守盎格鲁-撒克逊文明的同时,也保持着接纳多样性的包容力和开放度。大国应有此风范,如果要选一个最能体现文化多元的国际化大都市,伦敦当是其中之一。

所以就是“大正”对于该问题的看法,欢迎评论转发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大国之所以“大”的硬件和软件

责任编辑:

中国也应有文化多元的国际化大都市。环顾当今世界,中国迅速崛起,正在成长为一个举世瞩目的大国,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。国际社会无不认为中国是个“大国”。大国之大不仅在地广人稠,更在于国民目光之远大,思想之开放。因此在中国正从“富起来”走向“强起来”之际,我们更应立足中华传统文明,提升民族心理素质,培育积极健全的大国国民心态。从这两场大火看,至少可以在两方面对我们有所启示。

一是反思历史,摒弃历史“受害者”心态。中国近代百年耻辱史,国人已耳熟能详,长期也微妙地塑造着中国的民族心态。一方面在国家民族灾难深重的年代里激发了民族自强心,自强不息贯穿着中国人民为国家民族的富强独立奋斗的历史。另一方面,当中国已经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之后,这种心态也带来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。这让一些国人很难心平气和地理性看待世界。

大国心态应是更加自信,更具责任心,超越历史“受害者”心态,以善意和平常心去对待世界,保持着战略定力,在自己的道路上缓步徐行,而不是在自卑与自负两个极端之间摇摆。放眼中华五千年文明,中庸平和、理性务实一直是中华文明的传统智慧,也是我们培育大国国民心态的历史财富。

二是开放包容,杜绝文明“中心者”心态。中华文明是优秀的文明,但并不是唯一优秀的文明。世界文明是多元的,只有尊重其他文明,以开放的胸怀,虚心倾听世界的声音,耐心地讲好中国故事,才能展现泱泱大国风范。

中华文明历来强调开放包容,兼收并蓄。中华文明的历史没有断流中止,就在于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因为中华文明开放而不封闭,包容而不排他,所以在面对文明的差异中,一直积极寻求文明对话,而不是对抗,最终走出了一条不同文明互鉴互荣之路。

简言之,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他国之火,也可以照亮我们的眼睛。

(作者单位: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)

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网发布于旅游景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巴黎圣母院与格伦费尔两场大火能如何照亮我们

上一篇:我们为什么会为巴黎圣母院的烧毁感到悲痛,守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